核心不在“税”,保税区如何深度利用

发布时间:2015-12-03 18:01:00

  不久前,上海龙美术馆在纽约佳士得以逾10亿元巨资“砸下”莫迪利安尼的《侧卧的裸女》,成为国内外艺术品市场的热议话题。在各种猜测的背后,艺术品保税的相关问题也再次浮出水面。近年来,随着中国艺术品市场的持续发展,国际化交流、交易的需求日益旺盛,中国藏家在海外购藏的热情高涨,与此同时,艺术品入境面临的税费、运输、储存等实际困难让艺术品保税的概念落地开花,北京、上海、深圳等多地都有了保税区,一些二线城市也在纷纷酝酿保税区。然而,除了依托文化保税区“免税、保税、免证”的优惠政策外,目前功能单一的保税区如何让服务常态化?随着国内买家国际交易的日益频繁,保税区如何深度利用?


 应提供产业链上的更多服务


“境外文物或艺术品可以通过我们保税园进行国内展示,可以简化手续、降低成本。一幅价值100万元的字画,如果不通过保税园渠道,进出口的税费比例将高达40%。”在今年的北京文博会上,红庄·国际文化保税创新园宣布落户北京朝阳区国家文化产业创新实验区,据其总经理曹铁军介绍,保税园将在2016年投入使用,除了提供全流程保税服务外,园区将建设文化保税协同创新平台,为不同类型文化产品的设计、销售等环节提供服务。这是继天竺综合保税区文化保税园后,北京又一个文化保税园区。



市场和藏家的需求无疑是催生一个又一个保税区的重要因素。“保税区的建立对于藏家来说非常便利,因为我们在海外拍的很多东西只能放在国外博物馆做展示,拿回来必须承受很高的税。我的一些藏品放了3年都没拿回来,展览、展示并不方便。”在不久前于北京天竺综保区举行的“2015中国艺术品保税市场高峰论坛”上,门里集团董事长、资深藏家陈冬说。在他看来,除了便捷,保税区还应该提供产业链上更多的服务。“在国外,修复是一个很完整的学科,但在国内只有北京故宫等比较专业,这对于庞大的艺术品收藏市场来说是欠缺的。”他认为,保税区不但要有“保税、免税、免证”,还应该借助时间和空间的便利,建立修复、鉴定专业机构,为藏家提供完善的一条龙服务。


保税区的发展也让原本处于产业链边缘地带的其他行业看到了艺术品市场的新机会。“我们希望在艺术品保税政策引导下,寻找艺术品物流的机会。”北京嘉里大通物流有限公司总经理王东风表示,国内艺术品物流市场还处于初级状态,但近两年文化产业的相关政策,激发了他的兴趣。对此,北京天竺综保区管委会副主任李燕凌提议,物流公司应该就艺术品在保税区的交易提供一个完整的流程手册,让所有的行家、企业清楚地了解流程,比如卖到境内和卖到境外应该是两套程序。


 保税的核心不在“税”


虽然在市场多方的参与和推动下,“保税”的概念在艺术品市场已不陌生,但在大部分人眼中,保税区的意义仅在于节省税费。“就艺术品市场而言,保税的核心不在税,而是进出便捷、高效流通,在文化保税园区内进行艺术品的财富管理和资产配置将是未来投资市场的趋势。”在中国艺术品保税市场高峰论坛上,北京市拍卖行业协会会长、北京华晨拍卖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甘学军强调,发展艺术品保税市场的核心目的是便利交易、价值推广,而文化传播最有效的途径就是交易。


“保税区能够提供的不仅仅是保税服务,我们努力的方向是帮助整个行业扩大贸易。保税只是其中的一个优势,我们要做的不仅仅是货物保税,目标不在于建成一个保税港,而是把文化贸易活跃起来,让中国优秀的文化产品和服务‘走出去’。”此前,歌华集团副总经理王昱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北京天竺综保区作为促进中国文化“走出去”和国际文化“引进来”的平台,提供的服务都是针对文化贸易的特征和特点的,目前,艺术品贸易、影视贸易、设计贸易等示范性带动项目正在有条不紊地运营中。


“现在大家都说设计是个好生意,这个生意怎么做,我们也在不断探索方法。”王昱东以设计行业为例,向记者介绍了北京天竺综保区能够为行业对外贸易提供的服务。据他介绍,除了外界熟知的保税服务外,还打造了推广中心、定制中心和买手中心,为设计行业和企业提供服务。在设计推广方面,北京歌华与韩国首尔设计中心、日本东京设计中心签订协议,在综保区建设中日韩设计产品的展示营销中心,未来,在这里即可轻松实现采购亚洲最具代表性的设计产品。“同时,我们还建立了网上渠道,并把这样的展示营销中心在米兰、柏林、迪拜等国际城市复制站点,帮助大家推广。”王昱东说。


考虑到设计类产品潜在的大量定制需求,北京天竺综保区不遗余力地进行设计定制服务。目前,综保区内已建成全国骨质瓷定制中心,整合国内的骨质瓷生产企业,聚集2000多位设计师,为全球大商业体以及个人消费者提供定制服务。“这种个性化的消费是未来设计产业的发展方向,而综保区所要做的,就是引导行业、企业走向这样一个高附加值的方向。”王昱东告诉记者,综保区内还在积极培育以博览会为代表的“买手中心”。“这些买手买的是世界各国具有工艺传承、非遗传承的现代制品,包括瓷器、木制品、金属器皿等,我们将通过资源的整合,为消费者提供服务。”


 保税区促进文物回流应成常态


保税区是一个提供服务的平台,一方面,只有围绕交易进行的服务环节配套健全,才能最大化发挥平台的效益,另一方面,这个平台的兴起,也给另外一些平台带来冲击。


“市场的放开给国有文物商店带来很大冲击,在回流文物这块,我们也在想如何参与,尝试进行了一些回流文物的采购活动,但是存在很多问题,比如回流以后走什么渠道?现在基本都是个人携带,但国有文物商店有一套完备的管理,个人携带是否适应?”在中国艺术品保税市场高峰论坛上,陕西文物总店副总经理秦怀戈表示,保税区的出现让他们十分关注。“我们也在探讨,怎么把国有文物流通主渠道和保税区搭建起来?实际上我们过去是‘出’,现在可以把回流通道打通。”秦怀戈也提出自己的顾虑和需求:“作为国有文物商店有一套完备的国有管理制度,在税收等各个方面肯定不如民间从业人员便利,或许需要保税区提供一个很好的政策。”


      

 近年来,海外行家不断有组织地收集中国文物艺术品,到内地进行拍卖。因为他们所收集的流失文物大多有清晰记录,受到内地买家的欢迎。据中国拍卖行业协会的统计,近20年来,拍卖形式回流中国的文物艺术品达近10万件,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不完全统计,流失海外的中国文物可能超过1000万件之多。“保税区只有构建更好的海外回流文物平台和交易的机制,从海关、运输、关税、交易等众多环节来提供一条龙的科学服务,让市场各方能够从中受益,才能真正让回流成为常态。”业内人士表示。


动态资讯

核心不在“税”,保税区如何深度利用

  不久前,上海龙美术馆在纽约佳士得以逾10亿元巨资“砸下”莫迪利安尼的《侧卧的裸女》,成为国内外艺术品市场的热议话题。在各种猜测的背后,艺术品保税的相关问题也再次浮出水面。近年来,随着中国艺术品市场的持续发展,国际化交流、交易的需求日益旺盛,中国藏家在海外购藏的热情高涨,与此同时,艺术品入境面临的税费、运输、储存等实际困难让艺术品保税的概念落地开花,北京、上海、深圳等多地都有了保税区,一些二线城市也在纷纷酝酿保税区。然而,除了依托文化保税区“免税、保税、免证”的优惠政策外,目前功能单一的保税区如何让服务常态化?随着国内买家国际交易的日益频繁,保税区如何深度利用?


 应提供产业链上的更多服务


“境外文物或艺术品可以通过我们保税园进行国内展示,可以简化手续、降低成本。一幅价值100万元的字画,如果不通过保税园渠道,进出口的税费比例将高达40%。”在今年的北京文博会上,红庄·国际文化保税创新园宣布落户北京朝阳区国家文化产业创新实验区,据其总经理曹铁军介绍,保税园将在2016年投入使用,除了提供全流程保税服务外,园区将建设文化保税协同创新平台,为不同类型文化产品的设计、销售等环节提供服务。这是继天竺综合保税区文化保税园后,北京又一个文化保税园区。



市场和藏家的需求无疑是催生一个又一个保税区的重要因素。“保税区的建立对于藏家来说非常便利,因为我们在海外拍的很多东西只能放在国外博物馆做展示,拿回来必须承受很高的税。我的一些藏品放了3年都没拿回来,展览、展示并不方便。”在不久前于北京天竺综保区举行的“2015中国艺术品保税市场高峰论坛”上,门里集团董事长、资深藏家陈冬说。在他看来,除了便捷,保税区还应该提供产业链上更多的服务。“在国外,修复是一个很完整的学科,但在国内只有北京故宫等比较专业,这对于庞大的艺术品收藏市场来说是欠缺的。”他认为,保税区不但要有“保税、免税、免证”,还应该借助时间和空间的便利,建立修复、鉴定专业机构,为藏家提供完善的一条龙服务。


保税区的发展也让原本处于产业链边缘地带的其他行业看到了艺术品市场的新机会。“我们希望在艺术品保税政策引导下,寻找艺术品物流的机会。”北京嘉里大通物流有限公司总经理王东风表示,国内艺术品物流市场还处于初级状态,但近两年文化产业的相关政策,激发了他的兴趣。对此,北京天竺综保区管委会副主任李燕凌提议,物流公司应该就艺术品在保税区的交易提供一个完整的流程手册,让所有的行家、企业清楚地了解流程,比如卖到境内和卖到境外应该是两套程序。


 保税的核心不在“税”


虽然在市场多方的参与和推动下,“保税”的概念在艺术品市场已不陌生,但在大部分人眼中,保税区的意义仅在于节省税费。“就艺术品市场而言,保税的核心不在税,而是进出便捷、高效流通,在文化保税园区内进行艺术品的财富管理和资产配置将是未来投资市场的趋势。”在中国艺术品保税市场高峰论坛上,北京市拍卖行业协会会长、北京华晨拍卖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甘学军强调,发展艺术品保税市场的核心目的是便利交易、价值推广,而文化传播最有效的途径就是交易。


“保税区能够提供的不仅仅是保税服务,我们努力的方向是帮助整个行业扩大贸易。保税只是其中的一个优势,我们要做的不仅仅是货物保税,目标不在于建成一个保税港,而是把文化贸易活跃起来,让中国优秀的文化产品和服务‘走出去’。”此前,歌华集团副总经理王昱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北京天竺综保区作为促进中国文化“走出去”和国际文化“引进来”的平台,提供的服务都是针对文化贸易的特征和特点的,目前,艺术品贸易、影视贸易、设计贸易等示范性带动项目正在有条不紊地运营中。


“现在大家都说设计是个好生意,这个生意怎么做,我们也在不断探索方法。”王昱东以设计行业为例,向记者介绍了北京天竺综保区能够为行业对外贸易提供的服务。据他介绍,除了外界熟知的保税服务外,还打造了推广中心、定制中心和买手中心,为设计行业和企业提供服务。在设计推广方面,北京歌华与韩国首尔设计中心、日本东京设计中心签订协议,在综保区建设中日韩设计产品的展示营销中心,未来,在这里即可轻松实现采购亚洲最具代表性的设计产品。“同时,我们还建立了网上渠道,并把这样的展示营销中心在米兰、柏林、迪拜等国际城市复制站点,帮助大家推广。”王昱东说。


考虑到设计类产品潜在的大量定制需求,北京天竺综保区不遗余力地进行设计定制服务。目前,综保区内已建成全国骨质瓷定制中心,整合国内的骨质瓷生产企业,聚集2000多位设计师,为全球大商业体以及个人消费者提供定制服务。“这种个性化的消费是未来设计产业的发展方向,而综保区所要做的,就是引导行业、企业走向这样一个高附加值的方向。”王昱东告诉记者,综保区内还在积极培育以博览会为代表的“买手中心”。“这些买手买的是世界各国具有工艺传承、非遗传承的现代制品,包括瓷器、木制品、金属器皿等,我们将通过资源的整合,为消费者提供服务。”


 保税区促进文物回流应成常态


保税区是一个提供服务的平台,一方面,只有围绕交易进行的服务环节配套健全,才能最大化发挥平台的效益,另一方面,这个平台的兴起,也给另外一些平台带来冲击。


“市场的放开给国有文物商店带来很大冲击,在回流文物这块,我们也在想如何参与,尝试进行了一些回流文物的采购活动,但是存在很多问题,比如回流以后走什么渠道?现在基本都是个人携带,但国有文物商店有一套完备的管理,个人携带是否适应?”在中国艺术品保税市场高峰论坛上,陕西文物总店副总经理秦怀戈表示,保税区的出现让他们十分关注。“我们也在探讨,怎么把国有文物流通主渠道和保税区搭建起来?实际上我们过去是‘出’,现在可以把回流通道打通。”秦怀戈也提出自己的顾虑和需求:“作为国有文物商店有一套完备的国有管理制度,在税收等各个方面肯定不如民间从业人员便利,或许需要保税区提供一个很好的政策。”


      

 近年来,海外行家不断有组织地收集中国文物艺术品,到内地进行拍卖。因为他们所收集的流失文物大多有清晰记录,受到内地买家的欢迎。据中国拍卖行业协会的统计,近20年来,拍卖形式回流中国的文物艺术品达近10万件,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不完全统计,流失海外的中国文物可能超过1000万件之多。“保税区只有构建更好的海外回流文物平台和交易的机制,从海关、运输、关税、交易等众多环节来提供一条龙的科学服务,让市场各方能够从中受益,才能真正让回流成为常态。”业内人士表示。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交流咨询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北京国际文化贸易服务中心所有 不得转载

 Copyright © bjfreeprot.com  京ICP备17027444号-1  beianicon.png京公网安备 11011302001307号